huang小说

  • 时间:
  • 浏览:74795

<可想而知在接受开业前调教的这三天里都是被乾爹和绍兴叔干到昏厥,对于挑逗男人和催射的技术已学到一个程度,只是没想到原本妈妈的客人竟然全都早就想佔有我的肉体,在消息传出后整整排满了两个月的预约。>

huang小说岳母对于两人的荤色言词忍不住嗔道:『房间内就算有再粗重的工作,我也不会麻烦你,还有有谁会笨到的和你这流氓龙凤配呢?』

「还好,大家很久没见面了,都很兴奋,一直闹到凌晨呢。」

此刻堂妹淫淫的迷着眼,脸颊布满红晕,一边发出轻轻的喘息,一边回答我:「你想进就进吧」……得到了她肯定的答复后,我迅速将我那此时显得无比窄小的内裤脱下,此时我的鸡巴已经因为充血,龟头成为红紫色,而且又硬又光,与上身成约75度,注视着堂妹的淫逼我将她的腿进一步分开,同时用鸡巴凑近了她的下体……

文文知道阿宾说的是那天车上的事,更羞了:「反正,反正不是嘛!我是..打赌输给他..哎呀!你别问了!」

云雀身不由己,被逼得向前走去,来到水槽前,双手扶住了边缘,突然右腿腾空,原来是被阿宾横膝托起,将脚架放到水槽里,这一来姿势更淫蕩了,云雀斜腰抬臀,侧站在流理檯边,左脚踮立,右脚高踏,美穴儿凸凸隆出,一根巨长的肉棍通在夹缝里,抽插间还有漕漕的溅水声,云雀实在被干得太过瘾了,「唉..」地闭眼长叹,穴儿口猛缩,快乐的又洩了一次。

我紧抓着妈妈的胸部,嘴已经无法控制的含着妈妈的奶,口水弄湿了T恤和胸罩。

我不知道要怎么回答,呆呆的站在那里。小百合有一点生气的将手挥了一下,发出了愤怒的声音。

我叹气:「别提了,前两个月才被打枪而已,妳又不是不知道!」

进了屋子,看到爸妈不是兴高采烈的样子,反而愁云密布。玉玲以为出了啥事了,赶忙问爸妈怎么了。原来是志文考上的那所大学在上海,学费很贵,大学第一年学费就要一万多,还要路费生活费,七七八八大概要两万多,这对于他们这样农村家庭真是一笔鉅款,而且这十几年为了供陈志文上学,家里几无积蓄。

「是…是啊!亲戚们都因此而取笑我呢!」我不快地歎声问道。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