尔康皇阿玛同框

  • 时间:
  • 浏览:55409

<在这以前说完全没有这种感觉是骗人的,但这样强烈意识到快感,觉得和性有关的快感,还是从此以后的事。>

尔康皇阿玛同框「干过…也干过…被…小…海…干…得…最爽小海的…鸡…巴最…大…最…厉害插…得…我…快死了」

她伏在我怀里嘤嘤的哭着:「我很后悔……很挂着你……你对我那么好……」

我发现她的内裤此刻突然地湿了一大片,她似乎对自认为骯髒的脚被人如此舔弄,起了莫名的快感。我也兴奋起来,倏地把裤子脱下,发红膨胀的阴茎,便噗一声弹了出来。我握住小洁纤细的脚踝,以那柔软的脚掌,夹住我的硬挺老二。

终于我拚了一条小命,将龟头挺到了金喜善的花心上,金喜善非常敏感,整个小腹都颤抖起来,屁眼再次外翻,我不得已用手按住金喜善的肛门塞,然后将龟头继续前塞,“卜呲”将大龟头牢牢地抵进了金喜善的子宫口(花心),然后用力来回摩蕩,将狼牙刺在金喜善的花心上肆意蹂躏。

「够了,」她怒声说,起身往外走,「我『亲自』下去,你们跟那个看门口的通通都给我走路滚蛋!」

「我离婚二次,现在是单身汉。这是因为我有变态性慾的关係。觉得插入女人的屁股洞里,比阴户更好,所以一般的女人都会讨厌。第一次结婚时,不到两个月就离婚,第一次还是不满一个月。啊,我喝醉了,不该说这种话。」

竺井想,也许黑泽在东京作了坏事犯了法,快被发现而逃到这里来也不一定同样爱读SM杂誌,有同样的性癖,多少有些近亲感,但是想到他是一个强姦女人的色狼时,竺井就有点怕起来。

白莹温驯地睡着, 我只觉得那孔道十分细小。 心中暗暗欢喜, 想起一会儿就又会进入这道小门之中, 不禁更加兴奋。 我的脸孔因激动而变得通红,用手握着自己的东西就往那道肉门中一伸, 一阵美艳感侵来, 只感到自己被一阵温湿 包围着, 我呆然地浸沉在那份陶醉得从里面流了出来。射精的时间很长, 而且量又多, 那可以想像到我是怎么样的热情, 打从心底感到愉快。完事之后, 嫂嫂和我两人的结合的部份没有分开, 就那样躺着。

「啊啊啊!不能碰那里,会有感觉的!」

我走过去,站在小雪背后,双手从她的身后握住她鲜嫩柔美并且涂满精液的雪白乳房,顺着上下摇动的节奏恣意搓揉。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