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软腰h

  • 时间:
  • 浏览:40371

<朱芯怡说:「好啦!知道了!不要再说了!」>

娇软腰h说罢,她开始吻亚强的龟头,龟头渐渐变成赤红色,除了吻以外,舌头还在上面绕圈,跟着她吻他的颈部和睪丸,亚强被吻得很兴奋,口水早已在龟头吐出一点。

「WTF!?」

『还想抵抗吗?』

那天,在夜夜香饭馆与医院工作的几个同僚们共享晚餐时,偶然间见到丽丽竟也到来这儿用餐。她似乎已经结了婚,是和一个洋人丈夫与一个混种的可爱小女儿一起进来的。都已有十多年没有见过面了,丽丽看起来还是有如以前一般的美艳,一点也不像是为人母…

「啊..学长..好哥..好舒服啊..妹妹..美死了..再插..再..插深..天哪..好好哦..好学长..啊..啊..」

不管你是怀疑,或是啼笑皆非、、无可置疑的,林静茹的确是靠着这种经营的原则与手段,推销『亚当保险套』起家的。

刘凤幽幽的歎了口气写着:黑子,婶也没怪你!其实婶自己也念想了好久,只是咱们这种关系是见不得光的,我真不知道要是小丽她们知道的话会怎么看我这个当娘的。要是事情传了出去我就没办法见人了。

到了他家门口,我说:「昆博,我们家电视坏了,想来你们家看,好吗?」昆博穿着一件短裤,上身坦露、胸膛还刺着青,黝黑的皮肤、健壮的体格,令我老婆也看得下体湿润、粉颊晕红。昆博却也两眼盯着我老婆的身材直看,惠蓉穿着一件低胸上衣和短裙,里面是粉红色胸罩和内裤。昆博于是安排我坐在旁边,惠蓉坐中间,他紧贴我老婆旁边坐着。昆博说:「渴不渴?我拿饮料给你们喝」,我喝了后全身无力,但意识尚清楚,我老婆却全身发热,原来他在我饮料中下了迷药、在她的饮料中下了春药。

看着老婆挂断电话后,懒洋洋的伸了腰后,来到厕所洗脸、刷牙着。

于是,我站起来,老婆也起来,还向我顽皮地一笑,我们像两个要搞恶作剧的孩子一样,光着身子悄悄来到书房里。宋明还在床上睡着,发出很响的鼾声,我想他做梦也想不到自己会有这样的豔福。老婆悄悄趴到宋明床边,看他的睡相,我小声说:「好好看看吧,他就是那个你总想和他做爱的人。」

猜你喜欢